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情感美文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时间:2018-4-14 9:12:51   作者:任称昊   来源:微信平台   阅读:175   评论:1

【福建】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芦花与少女(外一章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福建】任称昊

 

身后的芦花,虽只有淡白一色,但,当与白色的琴弦融为一体时,却拥有了别样的清虚、萧疏、飘逸的意境。无论琴弦飞出怎样的旋律,都将给人以古朴、圣洁与悠远的感觉。

秋意中的芦苇,也随着阵阵秋风,由翠绿转而金灿,这是它一生中需要完成的最后蜕变,虽然它也会在风中颤抖,但,它却并不惧怕凋零。因为,它明白只有完成这痛苦的蜕变,苇花,才能在湖波江浪的洗涤中,绽放出一季绝色的美丽。

南归的雁阵,也许会眷恋着,在湿地的上空盘旋。但,最终它们还是会鸣叫着,扑打着翼翅,朝着向往的地方飞去。芦花抖开无彊的白浪,琴弦拉响秋的绝唱。芦花与少女,在瑟瑟秋风中,展示着靓丽的模样,那隐約的眸子里,流淌着曾经与夏相拥时,留存的芬芳。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秋舞苇花,花落生根,只要有水,来年它都能钻土出苗。默默地化为江岸湖畔的衣裳,化为大地翠绿的色彩,化为秋韵中最亮丽的风景。

 走在铺满苇叶的小径,枝头的芦花温婉而冷艳。随着指尖的弹动,传来了心醉的琴韵。面对又一个季节的轮回,她的耳边是否又响起了:“芦苇花,飘呀飘,我的宝宝要睡觉;芦苇花,飘呀飘,我的娃娃不哭闹;芦苇花,飘呀飘,惹得孩子哈哈笑……”外婆曾经唱过的歌谣。

那悠悠的歌声,虽然已经淡远。但,岁月却晒不干,堆积在心宇的,儿时那份柔柔的情节。芦花与少女,在琴韵悠悠中,追忆着,憧憬着!

 秋的空间,宽阔而无阻滞,轻盈的琴弦,将变奏出怎样的清音?

记得曾看过这样一幅摄影作品,几枝白得有些透明的芦花,寒叶离披而修茎挺秀,虽已被寒风吹得倾斜,却依然,颤颤地相依着,挺立在冰冷的水面上。作品的名称,写着意味深长的三个宇“长相依”,至今想起,震颤的心底,依然会喷涌出万千的感慨。

人,或许真就像一个著名的西方哲学命题所说,“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”, 那开在深秋的芦花,亦如银发满头的垂暮之人。大千世界, 归路修远并风雪交加,芦花与少女,愿天下人有情人,都能无愧于心地向“伊人”说一声:“长相依。”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秋中的芦苇,如一个自由的精灵。在远离世俗的淡泊中,独守江畔一方瘠土。筛风弄月,潇洒倜傥。瘦瘦的筋骨,把生命的诗意一缕缕地挑亮。密密的芦花像一片片灿烂的微笑,将野地清苦的宁静,浓缩成亘古的沉默,醉倒了秋风,醉倒了诗人。

跳动的琴弦,似一首悠远的山水诗。在这里,寻不着红尘的意味,看不到俗世的痕迹。只有一抹淡远的空灵,飘浮于芦花之上。只有一份清高,还有一丝落寞,更有一份不为人知,也无意让人知晓的随意与散逸。芦花与少女,展现着原始般的清纯与淡然。

芦花没有香味,没有彩色,就是在它盛开的时候,也不会让人感觉到耀眼的绚丽。因为它知道,开花之日,即是它的干枯之时。

曾经将几枝芦花插在花瓶里,它虽然离开了泥土,没有了生命。但,芦花却依然完好如初,只要没有风吹起,它都将保持着“永不凋谢的干枯”姿态。

记得曾有人写过这样的一句话:“这满天的风沙,低着头的芦苇花,停在你头上,好似种满了白发。”飘飞的芦花与无言的少女,是否向人们提示一种生命的原始状态——苍茫与久远!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经过春的孕育,接受夏的锤炼,当潇潇秋风,吹过荡漾的水面,芦花就绽放出它的笑容。饱满的苇穗由淡紫转为粉白,白茫茫,暖融融,苇叶渐白,苇穗丰实。

亭亭玉立,安适而憩静。飘落了花,飘落了叶,飘落了一个季节。 芦花,便这样不经意地走入少女的生命里。看不到惊喜,感觉不到慌乱,只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也许只能以缘来做诠释吧,是缘的牵系,才能有幸让芦花与少女携手。才能在这样无言中,无怨无悔地分担着彼此的悲喜。

 

江风微渺,引动两岸芦花,那散飞的花絮,漫舞浅扬。抚远山而欲醉,戏残阳而霞飞。抬头望去,天空中的芦花,以各种姿态飘飘洒洒,随意而不牵强,或疾进、或舒卷,或似沉思、或如凝望……

少女无言,定定地看着苇絮,随风在天空中悠悠然地飘飞,白茫茫,若雪,似云,如雾。与芦苇融为一体的白纱的,让人感觉那是梦呓中的舞蹈。在这样的圣洁之下,谁还能存下一点红尘的颜色,来污染这纤纤的素白。这袒露着生命的本真,与飞扬的原态,谁能说不是人生的华彩?

福建---任称昊《芦花与少女》(外一章)

就这样随着少女,在这如梦似雪的芦花中漫步,倾听这芦花飘悠,纯洁剔透的无声天籁。

默默地走,细细地想,翻阅那些人生美丽的瞬间,捡起那些感动的记忆,留存梦一样的美好,随着那飞扬的芦花,点活心中的一江春水,修复那曾被折断的双翅,让残存的岁月,在莞尔一笑中,盛开如芦花般无言的美丽。

芦花无语,芦花缠绵。回望关山,所有的繁华远去,满眼尽是这秋舞的芦花,与那少女的长发,在风中洒脱地飘荡……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惊  蛰 


今天惊蛰,惊蛰的时候,我想聆听,冻土中醒来的虫鸣。

草地上,没有花开的痕迹,也没有虫儿的身影,只有一些刚刚出土的嫩芽。

但,万物初醒的那丝暖意,却早早地存在了心里。

 

左手掌,是昨日的霜。右手掌是今天的雨。

霜悄悄地来过,雨又悄悄地走了。

光秃秃的柳枝,泛白的荷塘,梢头的晨鸟,和着污泥下拔节的和弦。而落叶,却将涟漪遂渐扩大。

一路,从冬寒中跋涉而来。一心,从眷恋里悠然苏醒。曾经,已是那样的遥远, 轮回却是这般的亲近。

晨风里闻到了一些祖先的气息,原来唐诗宋词,就存在那摇曳的柳枝里。

喜欢虫儿的第一声呢喃,别说它声音细小,它却能和月色对上,心灵之上的暗号。

因为,无论多么寒冷的冬天,它都不会死去。只要心中爱着它们,我也定然不会轻易死去……。

池塘年选_||_王克楠诗歌(10首)

任称昊,网名渔夫,福建省福州市人。十八岁当兵,历任排、连、营长。转业后分配到学校工作,现退休。五十岁开始学习写作,十多年来,发表作品以散文和散文诗为主,另有小说、杂文、诗歌、评论等作品。

北京---毕艳玲《探_春》_(外两章)

订阅:可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“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”链接直接关注,或扫描“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”二维码,或加微信公众号:sjhwsws2015

转发:点击右上角图标,可“分享到朋友圈”或“发送给朋友”等。

投稿:自荐或推荐优秀散文诗作品、理论文章,请发至年选专用邮箱:sjswsnx@126.com

 

微信传播: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编委会

图文制作:珠海精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图片源于网络)


轮值主编助理:

1、5、9月林晓波;

2、6、10月雁歌;

3、7、11月李晓妮;

4、8、12月桑洛。

池塘年选_||_王克楠诗歌(10首)
梦蝶 2018-04-14 编辑

标签:福建 芦花 少女 梦蝶音画网 

⊙梦蝶音画网⊙——您可以分享到:

0

相关评论

站长平台____网站规则____免责申明____网站地图________百度统计____批量查询____联系我们____备案/许可证编号:鄂ICP备16020601号